yoooooooo

llllllllllll

首先,占tag致歉,有问题的话会删掉的,新书出手(买错了)

书中涉及了近代日本文学名作和文豪们的为人简而言之就是文豪角色解析和人物原型介绍。崭新的本子,因为我买来就没怎么翻过,我以为是普通的更新来着,虽然看不懂但可以舔图,(╥﹏╥)没想到一翻开就是本天书,自带海报,有意向的+v私聊吧✧*。٩(ˊωˋ*)و✧*。

太爱颜豪了!!!我们队花真的太美好了!

还是挺心疼队花没有cp的,看文的时候就在想有没有可能私心拉郎汤皓一波,非酋x队花啥的还可以节约一个鸽子蛋ヾ(^▽^*)))但是可以目前没有任何粮可以食(இωஇ )

我:“我想……”

期中考:“不,你不想。”

哭了QAQ求同好鸭!


朕的真龙(一)

小透明白嫖多年,今日终于撸出了党费
ooc警告小学生文笔警告肉沫警告
皇帝邦x龙信,目前没有其他cp了写着看吧
借太太缚龙绳的梗,希望太太们不要捶我,嗯,乱七八糟的,千万不要带历史啥的进,看看娱乐就好

入冬较深了,天确是渐渐寒了,郢都的老百姓也热热闹闹地准备起上元佳节,偌大的楚王府却似乎没什么人气儿,毕竟主子去了京城,剩下些看家老奴也就贴了几副对联了事。长安作为一国之都更是远在城外便能望见城墙上模模糊糊挂着红。楚王的车驾入城一事,最先乐呵起来的是守城的士兵。“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几日各诸侯们受当今天子之邀入城过节,不得让些鸡鸣狗盗之徒溜进去。”“是!”“诶——听说了吗,楚王今日就要入城了。”“楚王?”“楚王韩信啊兄弟,你别说你不知道啊,你不知道老子都得抽你!”“那个战必胜攻必取的韩大将军?”“不然呢?你们这些新兵蛋子怎么连战神被封楚王的事都不知道啊?就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想当年楚汉战争之时我也只是刚征入伍的新兵……”“又来了,哎。”马蹄踏踏,尘土飞扬,那人锦衣在身,却独骑白马而来。高束的马尾,醒目的红发,在寒风中飞扬,也昭示着来者独一无二的身份。“韩—韩—韩将军!您来啦,快给将军让行!将军怎的孤身一人,车驾不知——去了何处?”“他们太慢了,我—呸—寡人在郢都关太久,骑马给自己放放风。”韩信目光扫过这些看守城门的士兵,他们都目不转睛盯着他,韩信兀自想着:“这是干什么,看奇珍异兽呢?”他从那些目光中看到了慌乱、激动与敬畏。“韩将军您要不先等等您的车驾,将军现在入城怕是会引起……”“我知道了。”韩信心下一笑:“将军么,也好”

一队车马入城,长安城的老百姓都放下手中的活,目送他们行向城中。“这是哪个诸侯啊,这么快就到了。”“应该是近点的吧?”“哎哟我刚从城门过来,那些兵都说,这是大将军韩信呐!”一传十十传百,受城规限定的车队缓慢行进,还未至北门,韩信于车驾内就听到了些激动的喊话。“韩将军!是韩将军啊!”“韩大将军来长安啦!”“去去去,这是楚王,不是什么大将军,仗都打完了,哪来的将军!”宫里派来接的公公捏着嗓子驱着渐渐聚集的人群。“哈,这不挺好的吗,大家都记得。”引起骚乱的罪魁祸首却事不关己地坐在车驾内,还推开窗与百姓们打招呼。人越聚越多,长安城的北军都不得不派人来护送车驾入宫。高座之上,一身龙袍的刘邦听着底下太监的汇报,只是笑笑:“这么喜欢热闹,还真是把这小动物关太久了。”正式接见也不过是走流程,两道目光毫无避讳地撞在一起,似是要把那人映在眼里,藏在眼底。退散下人,刘邦似是如释重负般长呼一口气,对着韩信勾勾手:“到朕身边来。”“怎么,太想我?”“你不想见我?”“呵呵,有劳皇上挂念,韩某在郢都过得挺好。”嘴上说着韩信还是乖乖走到刘邦身边。自己心中日夜勾勒的容颜近在眼前,刘邦不禁伸手抚上韩信依旧英俊的脸“你还是老样子啊,重言。”过轻的语气让韩信心下一动,抬头好生看着这位大汉开国皇帝,他累了,繁重的国务,储君的争夺,还有潜在的危机——异姓诸侯王,少了几分气揽山河的态势,多了些许帝王的威严。“再是帝王,也不过是人间的帝王罢了。”想着,韩信布满茧的双手握住了他的手,人间的生老病死从来不会在韩信身上留下印记,因为他从来都不属于人间。“走,陪朕饮酒做乐!”紧紧攥住韩信的手,不由分说地拉着往偏殿走。烛影绰绰,酒桌上,觥筹交错,一杯入喉,接着又是一杯下肚。“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重言,你这条龙战得可够酣畅?”“哈哈哈,我韩重言若是未在芒山遇你,大可不必走这条血路。当年被通缉的逃犯亦是当今的圣上,刘季,没有我,你算老几?”韩信已经喝到双颊泛红,可还是接过刘邦斟满的酒杯。闻言,刘邦只是笑,盯着韩信又扬头灌进一杯,喉结上下滑动。“是啊,我算老几,都说大汉定天下乃天命也,疏不知,是我刘邦有真龙在侧,此实乃人谋也!重言,你是大汉的真龙,芒山上朕抓住了你,现在,无论你是去是留都已由不得你!”“凭什么?你凭什么留住我,你用什么留住我,刘邦,曾经的解衣推食我韩信记忆犹新,我立誓今生尊你为王,以热血为你封疆,我韩信做到了。楚王府的锁龙阵困不住真龙!”摔碎的酒杯,仿佛裂成利刃,直接割断了刘邦名为理性的弦。“朕说过,朕会让你留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何况天子?”刘邦眼神一暗,从怀中取出缚龙绳,向韩信逼近。“什么!你从哪里得来的,放开我,嘶——刘邦你他妈的放开!”武艺高强的韩将军此刻却被手持缚龙绳的刘邦逼得退到墙角,刘邦抓住韩信破风击过来的拳,套上缚龙绳,韩信像是被灼伤似的吸了口冷气。“啊——嘶——啊啊啊!”被缚龙绳捆住的韩信,不停的挣扎但毫无用处,绳压过的地方仿佛起火似的灼伤着韩信,发冠在挣扎中散落,一背的红发却渐渐变白,韩信的额前长出一对龙角,原本在战场中磨炼出的较深的肤色也渐渐泛白。“朕的龙,韩信,朕的真龙。”刘邦痴痴地念着,紧紧地逼近已经缩在墙角的韩信,俯身抓住韩信的龙角,极为色情的舔舐起来。韩信一个激灵,整个身子都僵硬了,停止了挣扎,刘邦的每一次触碰都引起身下人的颤抖。“看来龙角真的是龙族最脆弱的地方啊,我的小白龙。”“呜”
—txt—

人间至宝小超人,又帅又奶迷人魂!!!卢瑟的眼,大超的颜(⋌▀¯▀)=☞盘他!康纳管大超叫爹的时候我是真的尖叫出了声,他还问大超Can I stay with you?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最后康纳住到了玛莎家(♡´◡` 人´◡` *)

白扇啊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但是难得抽出来的四花全是你就很难过啊………………求欧皇指导啊!!!

白扇啊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但是难得抽出来的四花全是你就很难过啊………………求欧皇指导啊!!!

老哥我已经把你融2次了为什么你还要来啊!!!woc 我看见你心都寒了啊!!! 是你让我认清了非酋的身份.........ID夜雨声烦哪位欧皇让我吸一口啊……


wherever you goΣ>―(´•ω•`)→
wherever you doΣ>―(´•ω•`)→
l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Σ>―(´•ω•`)→
强行想象自己是iris◢▆▅▄▃崩╰(〒皿〒)╯溃▃▄▅▇◣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重刷乐高系列找回被期中残害的嗨心❤_(:_」∠)_